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水墨画馆新馆欲落地,中央美术高校局长潘公凯小说展在杰克逊维尔揭幕

这个研讨会是中央美术学馆校庆系列活动的重要内容之一。10月18日至30日,中央美术学院建校90周年大型庆典活动在北京进行。

图片 1

18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的90周年校庆开幕仪式上,一个建筑面积近1.5万平方米,由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设计建造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新馆落成开幕。全部灰色调和清水水泥板、自然采光的新馆别致典雅,仿佛一件艺术品,潘公凯强调,“一个美术馆的建筑本身就应该是艺术品”。

图片 2

中央美院庆祝90周年校庆活动正举行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与山东省文联、中央美术学院、山东省商业集团联合主办的《静水深流——潘公凯作品展》,今天在济南银座美术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分别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31幅作品,在银座美术馆展出14幅作品,向观众展示了潘公凯在中国水墨画创作上的深厚造诣。
“静水深流”作为潘公凯这次画展的题目,提示出他的对待艺术与人生的态度,也体现了他为人为艺的一种心境。此次展出的现代写意风格水墨作品,题材以大写意荷花为主,其中五成以上为新作,且多为鸿篇巨制。其中《野水空山图卷》画幅长达50米,由54张宣纸拼接而成。
本次在济南举办的展览,是潘公凯作品展十二城市巡展的最后一站,也是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一次展览。“静水深流——潘公凯作品展”自2006年9月27日在中国美术馆启动以来,先后在台北、香港、南京、宁波、临海、深圳、武汉、西安、成都、沈阳等地展出。伴随展览同时进行的是以“现代美术之路”为主题的研讨会。
本次在济南举办的学术研讨会以“当代大写意中国画发展与潘公凯的探索”为主题,由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和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共同主持,王璜生、尹吉男、朱青生、刘骁纯、刘曦林、邵大箴、范迪安、范景中、薛永年等国内近三十位美术界知名专家学者围绕潘公凯的学术和创作进行了研讨。
潘公凯现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他是一位美术史论家,以其“富有整体的洞察力”而著称。他又是一位幼承家学的画家,同时他还是一位建筑设计师。由他决策并亲自参与设计的中央美院美术馆以及建筑学院大楼、燕郊新校区,得到了建筑学界的认可。他强调设计是创意产业的核心,呼吁“设计兴业”,在他领导下的中央美术学院曾先后承担奥运会和世博会的设计项目。

公立美术馆面临的竞争日益突出

图为潘公凯画展上的巨幅国画吸引了众多的观众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透露,中国美术馆的新馆也在酝酿之中。继国家图书馆、国家大剧院之后,面积近20万平方米的国家博物馆新馆将于2009年落成,一举成为全世界建筑面积最大的博物馆。接下来,中国美术馆的新馆将是另一个重要的文化场馆建设项目,计划在鸟巢落地。

在研讨会上,来自各国的美术馆长讨论了美术馆发展面临的问题。“如何吸引更多观众”、“如何面对画廊和私立美术馆的竞争”等问题成为讨论的焦点问题。

范迪安表示,中国的艺术生态已经发生了结构性的变革,如北京的798、宋庄,上海的莫干山路,都形成了非常有吸引力的艺术区,聚集了大批的画廊和艺术家工作室。据悉在前不久的798艺术节,十天之内就有20万访客,包括青年人和外国游客。“这对美术馆来说是一种挑战,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吸引观众的问题。”

南条史生认为,美术馆必须与画廊等相区别,着眼于收藏、研究与教育。范迪安则认为,这是中国现阶段的特殊状况,在相当时期内将是一种“非赢利与艺术产业”相互交错、混生的局面。美术馆需要通过调节展示项目、营造美术馆文化、为公众提供知识服务等方式来吸引观众。

日前在中央美术学院举行的“美术馆发展策略国际研讨会”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透露,政府相关部门刚刚批准了中国美术馆新馆的建设申请,将在“鸟巢”附近建立一个全新的中国美术馆,从而将鸟巢周边逐步发展成为一个21世纪新的文化中心。目前具体的新馆建设计划正在制定和征求艺术界意见当中。这一研讨会是中央美术学院90周年校庆的内容之一。

近些年中国的私立美术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如北京的今日美术馆、上上国际美术馆、上海证大现代美术馆、南京四方美术馆,据称投资达一亿的南京芝兰斋美术馆等等。同时公立美术馆也纷纷改扩建。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称中国的美术馆事业方兴未艾,正面临一个“大发展时期”。

“我们正在征求各方艺术界人士的意见,有两种声音非常尖锐:一种是说不要建那么大,因为没有那么多好作品值得进美术馆;还有一种是认为中国的美术馆首先要解决功能问题,要建设好用而不是好看的美术馆。这些意见我们都在考虑”。范迪安表示,扩大美术馆功能是首要的。比如增加设计方面的展示,也许新美术馆会设立一个中国最大的时装发布厅。

“今天说到美术馆,人们就会想到亚洲”,日本森美术馆的馆长南条史生说,近年来大规模的美术馆场馆建设在亚洲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日本、中国内地、台湾、香港等地都在纷纷建设新的美术馆,包括私立美术馆和公立美术馆。

进入新世纪,中央美院以造型、设计、人文学科为核心,成立了六个专业分院,加强与国际的交流合作,将影响扩展到国际领域。北京奥运会的奖牌、标识、开闭幕式等美术设计几乎全部被中央美院包揽。

图片 3

在19日当天的研讨会上,来自英、日、美、中国内地和港台地区的十多家美术馆馆长共同出席,探讨当前美术馆发展的现状和问题。

美术馆纷纷破土建设

此次中央美院的90周年校庆系列活动,除了国际美术学院院长讲坛、美术馆发展策略国际研讨会等重要学术活动外,还有校史文物展、捐赠作品展、“吴作人百年诞辰艺术展”、“20世纪绘画展”、全国著名大学中学校长峰会等系列学术活动。

中央美术学院成立于1950年4月1日,其前身是建于1918年的第一所国立高等美术学校——国立北京美术学校。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产物,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在发展早期,涌现了陈师曾、潘天寿、黄宾虹等一大批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1950年更名为“中央美术学院”后,第一任院长由徐悲鸿担任。进入改革开放,中央美院艺术家再领风气之先,中央美院教师袁运生的大型壁画《泼水节》预示了改革开放的春天的到来,李少文的《九歌》和陈丹青的《西藏组画》不仅突破了“文革”美术的禁锢,而且开启了唯美画风与“生活流”绘画的先河。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也提出公立美术馆的定位问题,他指出现在许多私营美术馆在资金和政策方面获得支持,也可以进行非赢利的展览。很多画廊也邀请策展人,进行专题展览。中国公立美术馆面临如何应对各方竞争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