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出奢靡之风哪天休,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画有名气的人诚邀展在京开幕

  追求开幕式的表面热闹是一种功利和浮浅的炒作行为,而改变这种状态就必须让观众知道什么才是衡量展览价值的标准。

集典美术馆馆长孟祥友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集典文化坚持“集粹英才、典藏百艺”的宗旨,致力于打造一个国内外艺术作品展示、收藏、研究、交流的平台,努力铸造丰台地标性文化产业聚集区和多元化艺术生态链,用最直接的方式将艺术带到人民大众身边。

  展览应回归艺术本位

图片 1展览现场嘉宾致辞图片 2展览现场嘉宾致辞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赵力忠也表示:“这种现象表面上看是美术的事,但实际上与整个大的社会环境有关。有很多美术庆典,搞成了一个豪华型比赛,而且都以爱国、爱省、爱市为名义。这种大环境有所变化后,小环境才会有所改变。”

图片 3展览现场嘉宾致辞图片 4展览现场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执行院长徐唯辛分析说:“展览时请各种领导来捧场的艺术家,首先是对自己的作品不自信,另外就是缺乏独立思考精神。好的艺术家、好的作品,是学术性的,不是靠行政官员的捧场来提升的。在市场经济下,这种排场对销售有帮助,但背离了学术精神。”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象群也表示:“美术展览更多的应该是展示一种文化、学术,奢靡的展览开幕式展示的是交往,往往是绑架了一个人群,通过这种方式来抬高自己艺术市场的行为。”

另悉,本次展览以特邀的方式,汇集了国内最具影响力和代表性的16位当代艺术名家的国画作品共100余件,集中展示了跨度达数十年的老中青三代中国画主流创作的艺术风貌。展览时间为开幕式当日至4月5日,共计展出10天。

  艺术创作的繁荣,艺术市场的红火,让美术馆展览频繁不断,也让普通观众有了更多接近艺术的机会。然而经常走进美术馆的观众不会对上述程序感到陌生,开幕式等上一个小时,展览看了20分钟,几百上千元的画册买不起也不想买……这位艺术家请这么大领导一定挺厉害,排场搞这么大一定挺有钱,作品怎么样?似乎是另外一回事。

“春暖花开”中国画名家邀请展参展的有王涛,戴顺智,苗再新,崔晓东,满维起,范
扬,马海方,刘文生,贾广健,李毅,韩学中,王辅民,徐 展,万
骁,范治斌,周午生等16位参展画家、集典美术馆馆长孟祥友以及众多艺术家代表、特邀嘉宾、媒体记者等共计300余人参加了开幕式。

  其实在热闹、奢靡的背后也存在令人无奈的现象。记者在采访中,就有几位策展人表示,他们对于搞不搞开幕式,做到什么程度,往往也不好把握。“大的风气如此,自己不办开幕式,怕显得展览没有声势和档次,但是搞得过于隆重,的确是件劳民伤财的事情。而且开幕式如果请来领导,排场不够又会显得寒酸,某种程度上又会得罪领导。此外,请一些有地位的领导出席,媒体报道的噱头也会更多,社会影响力也会越大。”一位策展人表示。

图片 5展览现场嘉宾剪彩图片 6展览现场嘉宾致辞

  刘曦林也提出对媒体的期望:“就如同有些买画的人不懂画,只看艺术家名气一样,开幕式来宾的级别成了艺术高低的参照。若媒体都不报道排场,只关心艺术质量,排场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图片 7展览现场展出作品图片 8展览现场展出作品图片 9展览现场展出作品图片 10展览现场展出作品图片 11展览现场展出作品

  记者发现,近来在京举办的多项大型展览的开幕式已经悄然改变,不仅没有了以往繁琐的领导致辞和剪彩等环节,一些展览的开幕式还以围坐交流等方式举行,既有丰富展览内涵的实质内容,也让观众感到别开生面,积极参与互动。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表示:“现在我们力求把开幕式变成学术交流的时机,为美术界的相关同仁坐在一起创造更多交流、对话的气氛。”

2016年3月26日下午,由集典(北京)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主办,集典美术馆承办,北京徐氏盛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徐氏盛大(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协办的2016年集典美术馆“春暖花开”中国画名家邀请展开幕式在北京集典美术馆举行。此次展览是由著名策展人徐子惠策划

  崔晓东认为,展览的奢靡风气败坏了学术氛围。“展览作为艺术的展示,搞得乱哄哄的,其实没有必要。另外,对艺术的从业者也造成很大的负担。别的馆都做得很热闹,对我们就会增加很大的压力。”崔晓东对此很无奈。

图片 12展览现场嘉宾致辞图片 13展览现场嘉宾致辞

  炎黄艺术馆刚刚举办的一个女性艺术家群展颇反常态,记者发现,这个展览虽然规模不小,但不仅没有举办开幕仪式,甚至连海报也没有印制,可并没有影响观众的参观热情。该馆馆长崔晓东说:“现在办展览的各种开支是一个没谱的事,从出画册选纸张、做设计、出版印刷,到展览开幕剪彩、应酬、研讨会等,只要你想花,多少钱都能花进去。”

据了解,2016年集典美术馆“春暖花开”中国画名家邀请展汇聚了当代最具盛名的名家名作,其中既有戴顺智、范扬为代表的40后、50后中国画艺术精英,亦有贾广健、范治斌为代表的60后、70后当代中国画坛水墨中坚力量,是难得一遇的重量级集体展示,代表了当今中国画创作的高水准精神面貌,展现了当代中国美术家们继承传统、开拓创新的时代风采。参展作品既有水墨淋漓、浑然天成的山水,也有点划生动、笔简意达的人物。

  前不久荣获“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的李焕民,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现在做展览太费劲了,不但我费劲,别人也跟着费劲。还要请人等等这事那事,想着脑子都炸。我自己耽误时间不说,还把别人的时间耽误了,还不如好好画点画呢。”

开幕式上,参展艺术家分别发言。诸位画家均表示将继续在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时空坐标中寻找契合点,在创作中融合、贯通并切入当代中国画创作新语境,从而推动中国美术创作的不断创新发展。

  地毯要新、要铺得长一些,花篮要多、要摆得对称些,彩球要红、要大一些,画册要厚、要精美些,官员要请、要来的大一些,座次要排好,讲话不能少,礼仪接待、音乐烘托、媒体宣传……全部到位。“开幕式现在开始!”

  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说:“如果大家都认识到展览要回到艺术本体的时候,就不会简单地追求形式的奢靡了。对于艺术生态要达到的健康结果,需要一个整体的调整。”崔晓东也表示:“展览要把学术水准搞出来,艺术就该回到艺术本身。艺术作品要面对社会公众,一个艺术馆还是应该以艺术为主。”

  展览开幕式为何会出现如此风气,记者在采访中有了更深刻的体会。一位业内人士坦言:“展览讲排场,根源是对权力和金钱的需求。比如晋职称、搞关系、卖画等需求比较强烈时,就得把展览办大、办华丽些。”

  奢靡之风根源何在

  与艺术无关的花费

  而这些展览开幕式上的各项开支,往往与艺术完全无关。山东画院院长孔维克说:“鲜花本来是美化环境的,但为了好看做个花篮,结果办完开幕式就丢掉了,还有铺红地毯、剪彩的绸缎、礼仪小姐,这些都与艺术无关,严格地讲都是浪费。再比如展览画册,有些不是用作品去说话,而是追求画册的高档豪华,而且很多展览没有必要出画册。”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艺术界的领导、大家带头杜绝办展的奢靡之风具有很大的引领作用。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言恭达坦言:“要去除这种浮夸的风气,首先就要从官员开始带头呼唤、发现精品,要净化、纯粹下来,才能传达出更多的正能量,才能把‘俗文化’慢慢转变成‘雅文化’。”

  开幕式繁琐让观众太累

  展览的奢靡之风也有各方面的因素。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刘曦林说:“有时画家自己不一定讲排场,但主办方和赞助方一定要面子、要影响,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讲,是官场和商业作风侵蚀了美展作风。”

  吴为山认为:“展览的规模不怕大,但前提是观众自愿来欣赏,而不是故意去炒作。要把展览变成符合艺术规律和社会文化自然生态的活动,而不是一种炒作的形式。展览开幕式要从简,是指不要在表面排场上做文章,关键是加强展品的艺术品格品质,切忌走到另一个极端。”

  令人炫目的开幕式不仅费钱费力,也耗费了观众很大的精力,等到进入展厅观展的时候观众已经感到疲劳了。记者在一些美术馆展厅随机采访时发现,许多观众都有这样的感触:热闹的开幕式看一次两次觉得新鲜,时间长了便索然无味,甚至让人感到厌烦。“展览那么多领导讲话实在无聊,我们是奔着看展览来的,结果等着开幕式要一个多小时。”观众廖先生无奈地说。“现在许多展览都是这样的模式,我们一般会选择避开开幕那天去看展。”一位年轻的观众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业内人士都对宣传和媒体十分重视,请领导与当前宣传报道取向关系紧密,媒体的宣传导向对展览的排场常常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

  孔维克说:“适当的宣传与推广对艺术很重要,因为艺术作品有个推广、被大众认可的过程。比如通过学术研讨会被学术界认可,通过媒体被观众接受,这都是正常的,但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这种状况呢?现实情况中很多媒体是看领导的级别、嘉宾的层次进行报道,不是看艺术作品的真正水平。”

  在采访中,一位策展人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在重要的美术馆或艺术空间办一个展览,一周的场租费至少要十几万元,有些场馆每天的租金就要数万元;印画册规格一般的也要十几万元,如果是等级较高的出版社,则还需要托关系才有可能印发,再加上两三万元的书号钱、最低1000册的印数及包销等,花费又会倍增;另外展馆布置、开幕酒会、嘉宾晚宴等又要七八万元。这样林林总总算下来,做个展览最低的花费要30万元左右。

  奢靡的展览开幕式在一定程度上反而掩盖了展览本身的价值。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吴为山认为,许多人追求隆重豪华的根源首先是因为对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误解,认为热热闹闹就是繁荣发展。另一方面,办展者都希望有媒体报道,而恰恰不同级别的领导出席,就会有不同规格的报道,因此办展规格攀比,规模越做越大,以致超越展览内容的本身。其实很多艺术家也不愿意这样做,但是形成了这股风气。导致有的艺术家作品分量不够,就靠场面虚张声势。

  奢靡的展览风气不但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而其光鲜背后的隐患和负面效应更加值得关注。

  追求形式上的奢靡已经成为一种扭曲的审美定势,这也与本来表现美的艺术展览背道而驰。正如徐唯辛所言“中国当代艺术的苍白,恰恰表现在这里”。艺术家举办展览本来是想靠精选出的艺术作品展示自己的实力和成果,奢靡之风越来越为人所反感,艺术展览也只有回归本位才能真正发挥其作用。

  对于展览请领导也不能简单否定,石京生说:“关键是看你带着什么目的去请,请的领导是不是与展览有关。如果请领导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用领导标榜自己的档次,就没有意义了。”

  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总监石京生表示:“领导作为普通观众来看展览,是一种爱好,但请来领导后搞得前呼后拥的,就会让人厌恶。因为观众是来看展览而不是来看领导的。”他认为,美术展览应该有自己的属性和创新形式。“比如红地毯等就别学了,省下钱把展览办好多好,而且我们的展览也应该有自己的民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