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钦松新体貌山水画之作者见,许钦松画作中的山水灵魂

正如许钦松自己所说:“在我的山水体系中,自然绝不是古人笔下‘可行、可望、可游、可居’之山水,而是至高无上的,是不可惊扰的,是人力所不可企及的精神圣地!”

图片 1

崇山如叠(中国画)许钦松

图片 2

许钦松,1952年出生,广东澄海人,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许钦松从版画转为小幅的水墨写生,所画水墨写生,取景自然,从小幅具体对象写生切入,达到得心应手后,逐渐扩大构图,加入国画章法开合变化之因素,遂成巨构,近年大幅山水多为大景,构图复杂,场面宏阔,气势博大。

“他一开始就试图寻找和建立一种壮阔的抒情方式,以求在山水中有时代的痕迹,有时代的表现,有时代的精神。”艺术评论家杨小彦如此描述许钦松的山水绘画。

面对许钦松的画作,观者犹如凌虚驾空,以御风而行的角度俯察崇山峻岭。无论是《山河正气》之肃穆,《残阳如血》之壮丽,《岭云带雨》之俊逸,《壁立千古》之坚韧,都让人心向往之,由衷赞叹大自然的钟灵毓秀、祖国的锦绣河山。他笔下的山水不是用来玩赏游览的,而是旨在通过自然与人文的融合统一,超越有限的生命,寄托精神于山川江河。

  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有悠久的历史,有丰厚的遗产可资借鉴,其中有院体山水画,文人画体系,近现代中西融合的体貌,包括岭南画派老一辈艺术家们的探索成果,等等。许钦松在选择山水画创作的方向时,对前人留下来的宝贵遗产和同代人的创造都有所研究、有所借镜。但他最后确定的信念,是要画自己心中理想的山水,不举着前人的拐杖走路。在经历过一段艰苦摸索的道路之后,形成了富有自己个性的艺术面貌。

许钦松的山水画,早期画岭东与岭南的风光为多,清新明丽,绵密敏感。近十年间的作品,无论巨幅还是中等尺寸的方幅,都画高山大川,山奔云涌,群山万壑,树木葱翠,光影闪动。画中的山水与树木,有南方的清丽秀润,也有北方的雄伟壮丽,更有大西北的浑厚苍茫,但是没有舟桥寺塔,没有茅屋板桥,没有鸡豚牛羊,没有公路电线,更没有高楼广厦,总之渺无人烟。可以看出,他追求的山水境界,在于洪荒未辟,庄穆苍茫,是宇宙自然的原生态,是没有破坏、没有开发的大朴不琢之美。中央美术学院薛永年教授评论道:“他不仅重视中国山水画精神性的优良传统,又能够在中西的互补和画种的跨界中,开阔视野,丰富想象,拓展技法,因而能把版画的块面、黑白构成和西画的色彩、光影、透视等造型手法与中囯笔墨语言融合起来,在山水画的出新上别开新径。”

  许钦松的创新勇气和胆识应该给予充分肯定,他创造的新体貌的山水画,不仅给岭南画坛增添了活力与生机,同时也对中国画多元、多样局面的形成,产生积极的影响。相信许钦松会沿着这个方向继续迈步前进,相信他的绘画创作在承继传统和语言创新的完美结合上,还会有更加出色的表现。

资料由北京一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编辑整理。

图片 3

许钦松的山水画以宏伟的气势见长,在写实的形和丰富的色彩中,构建既真实又奇幻的景象,表现大自然博大、雄浑的精神,追求艺术的大美,在当今岭南画坛独树一帜。

  主要作品有:《潮的失落》、《心花》、《个个都是铁肩膀》、《诱惑》、《天音》、《南粤春晓》、《岭云带雨》、《高原甘雨》、《甘雨过山》等。曾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1992年日本•中国版画奖励会金奖、
’91中国西湖美术节银奖(版画最高奖)、“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80-90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广东省第四届鲁迅文艺奖一等奖以及广东美协50年50件经典作品奖等多项大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广州美术馆、深圳美术馆、原中国版画家协会、美国驻华大使馆、澳大利亚佩斯艺术博物馆、日本国际版画艺术博物馆、泰国国王钦赐淡浮院、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等机构收藏。出版有《许钦松》、《许钦松版画集》、《许钦松山水画集》、《许钦松自传体文集》、《当代名家精品—许钦松》、《象外之象—许钦松山水画集》、《时代意象—许钦松艺术研究》、《年度大家—许钦松》、《中国当代艺术经典名家—许钦松》、《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许钦松》、《此岸•彼岸—许钦松谈山水画艺术》、《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许钦松山水画集》等。

  众所周知,许钦松曾是杰出的版画家,他的版画艺术在业界和群众中享有声誉。他在版画领域的探索的成果和经验,对他之后的山水画创作有不可忽视的影响。这可以从两个角度看:首先,各门艺术之间,其创造原理是共通的,尤其同为美术门类的版画与水墨画,创作上的许多要求是共同的,画家们可以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从而有助于掌握它种艺术基本要领。其次,从事某一种品类的艺术家,转而从事它种艺术,会有自己的角度,有可能打破它种艺术家们固定的思维模式,产生某些新鲜的见解和发现某些新的方法,在新的领域中有所作为甚至有革新的创举。在中外艺术史上,这类事例屡见不鲜。如原来学习油画的李可染,在转入水墨画领域之后,把西画的写生观念、素描造型和光影法创造性地运用在自己的水墨艺术中,与传统的笔墨和章法相结合,开辟了山水画的新篇章。当然,李可染少年时期研习过传统文人画,有一定的笔墨功底。从版画创作转入中国画山水领域的许钦松,也很早钟情中国画,只是在大学读书期间被分配到版画系学习,没有专攻水墨。事实上,在以版画创作为主的那一段时间里,他同时创作了不少中国画作品。

  不用说,这些表现方法,对传统文人画来说,具有叛逆性。就这一点而言,许钦松创造的新体貌、新风格的山水,与岭南画派先驱们有某种精神上的联系。作为当代广东画家,岭南画派先驱们融合中西的革新精神无疑给予了他很大的激励。不过,他清晰地意识到,今天广东画家们面临的任务,已与他们的前辈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同时坚持中西融合的艺术路线,当代画家们的文化自觉性和对民族文化精神的理解,己有新的高度。许钦松,在引进西画造型空间、光、色等因素时,有更加全面的思考,他更加注意如何使这些元素与传统的笔墨有机地交融,更巧妙、合理地处理写生与创作的关系,要加关注意境的创造。他重视山水精神气势的表达,他作品中豪迈的气魄既来自于客观大自然,也来自于他的内心世界。可以这样说,他的山水画在技术、技巧的层面,是对传统文人画的突破,而在人文精神上又与传统绘画一脉相承,并具有时代的气息。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艺术顾问。

图片 4

文/邵大箴

图片 5

  画,可以描写我们视觉所及的日常景象,也可以描写我们平时难以见到而在特殊情境中收入眼帘的情景,还可以利用幻觉、错觉或动用想象的翅膀,表现我们心中期盼的幻境……表达的语言可以是具像、写实的,表现、抽象的,象征、寓意的……客观世界和人们的心灵世界,给艺术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资源,艺术的内容和形式因此永远不会枯竭而具有持久的生命力。为博大自然景象而受到心灵震撼的许钦松,显然感到文人画的平面结构,以线为主要手段的语言,和以黑白为主要色彩的“素净”的水墨,难以充分表达他内心的激情,决心要寻找新的语言和手段来加以表现。他说“当时心灵受到震撼以后,也开始反思自己掌握的古人山水画笔墨技法。古人采用……从山脚爬上山顶,沿途记录下所见的风景,然后用不同的视角连接不同的空间,……现代人的视野、感受及审美眼光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我试图采用一种焦点透视的方法,直接面对山水,直接表达自然对心灵的震撼,”他选择了立体的空间结构,采用了辅以线条的块面造型,大胆运用绚丽的色彩。他的取景是基于他在特殊自然情境的所见、所感,局部语言基本上是写实的,而整体画面则根据实景重新组合。辽阔的天际,广袤的宇宙,高山耸岭,云雾缭绕,水流奔腾,树木葱郁,富有生机的红色、黄色、绿色……这些绘画语言借用了水彩和油画的色彩美,在色与墨的有机交融中,追求色调和光感,吸收了版画的整体感和构成力度;在用线上,他适当运用了现代的平面构成法,在表现动势时注意动静结合,在山的起伏和厚重的块面中,强化视觉艺术的感染力;他在版画创作中积累的构图整体感和力度,对他这种体貌山水画的创作也多有帮助。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艺术家对一种新风格的追求,往往基于多种因素。近十多年来,许钦松之所以执着于宏大、雄浑的山水画风,一方面主要是出于他几十年来对包括中国画在内的绘画创作问题的思考,那就是绘画作品如何更能有视觉感染力和心灵震撼力,形式语言如何更有现代感?版画家们重视的语言的力度,如何运用在中国画的笔墨语言中?传统中国画的程式能否有所突破?这些思考归结起来一句话,就是中国画如何变,自己画什么样的山水画。对这种常态的思考注入支撑力量,并驱使他进行实践探索的,是他的一次偶然的经历。他说:“使我画风发生转变的是一次特殊的震动。那是1996年,我去尼泊尔交流、讲学,我乘上直升飞机到了五六千米的高空,在喜玛拉雅山脉穿行,当时感觉天地太大了,那种强烈的落差,使我第一次感到自然的广阔和渺远带给心灵的冲击和震荡。于是我开始考虑用什么方法表达这种心灵受到的冲击。”